妈妈不让我睡……

>> Saturday, 7 July 2007

如果我没记错,那是一个很美的夜晚,有风,有月光,像银子铺在地上。有淡淡的花香,从很远的地方传来,还有灯光里隐约的笑语。就在街道的拐角处,那棵大树,他就在树下,绕着粗大的树干,一圈又一圈地走。

我好奇地看着那大约只有5、6岁的孩子,怎么会在这么晚的时候,独自在外面?他看见我,对我笑了笑。他很可爱,圆圆的脸蛋,闪亮的大眼睛显得很疲倦。

“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?” 我蹲下来轻声地问,四处看了看。“你的爸爸妈妈呢?”

他摇摇头:“不在!”

他始终没有停止,不时用手抹着自己的脸,不断地打哈欠,有时候会用力跺脚。

“你在干嘛?” 我忍不住问。

他一边走,一边疲倦地说:“我要这样才能够不打瞌睡。”

“你该回家睡觉了。” 我拍拍他的头说。

他摇摇头,撅着嘴,愁眉苦脸地说:“可是妈妈不让我睡。”

我惊讶地看着他,不相信他的话。他发现我的怀疑,停止走路,走到我的面前,两道眉头皱起来,严肃地说:“是真的。”

我生气。不是对他生气,而是他的母亲。世上怎么会有这般的母亲,居然不允许自己的孩子睡觉?“走,带我去见你的妈妈!” 我说,牵起他的冰冷的小手,要他带路。

我们走了很久,他在一路上不断地说话。他说家里的小兔不吃胡萝卜,原来那些童话都是骗人的,兔子其实只吃青菜;他说他的电动汽车电池老是不够用,所以他就偷了爸爸爸剃须刀的电池,结果爸爸长出很长的胡子;他还说,他曾经在妈妈的香水放了一点点的茉莉花瓣,被妈妈罚写三长大字……他说了很多,夹杂着连连的哈欠声。他似乎很吃力地在走路,想要背着他,他拒绝了。“我要自己走,才不会打瞌睡。”

他的家在三楼。往上看,阳台挂着几件衣服,还有几盆花。透过黄色的窗帘能看到灯光,他的家人显然还没睡。他独自在外头,他们肯定很担心。我责备地看着他,他吐了吐舌头,对我笑。

我们走上楼,敲了门,他长胡子爸爸出现在门口,还没来得及说话,他已经飞快地溜了进去。爸爸满脸疲惫,带着血丝的眼睛疑惑地看着我。

“我想找你的太太。”

他点点头,让我进来,对我说:“你是他的同事吗?难得你这么晚还过来,谢谢你。”

他的爸爸带我进一间小小的卧,儿童的卧室。穿上躺着一个孩子。

我睁大眼睛。是那孩子!那奄奄一息的孩子浑身插满了塑胶管,鼻子下正从床边的氧气桶里输送氧气。床边的女人,应该是他的妈妈吧?她一脸憔悴,眼睛看着床上的孩子,仿佛一不留神就会消失。

他的眼睛半睁半闭,每当他的睫毛一阵抖动要闭上,妈妈就会轻声说:“孩子,别睡!” 她一边说一边流泪,他的眼睛勉强睁开一道逢。

“你看,我一睡她就哭!” 他忽然出现在我身旁对我说悄悄话。我看着身边的他,再看床上的孩子,他的爸爸妈妈都看不到他。我明白了。

“你想睡吗?” 我轻声地问。

他犹豫一阵:“我不知道。” 他又打了个哈欠。

我看着床上的他,一次又一次想要闭上眼,却总被妈妈的呼唤醒过来。

他要睡了,他太疲倦了。“让他睡吧。” 我说。

他们抬头望着我,一时什么也说不出来。我告诉他们,他是如此地疲倦,却绕着树不停地走,只因妈妈不许他睡。

他们抚摸他的头,失声痛苦。他们看不见另一个他,站在他们的身边,一边打哈欠,一边亲吻着他们,不想他们哭。

我站起身,走了。走出门前,我听见他的妈妈轻轻地说:“孩子,你安心睡吧!”

我心头一颤。

我飞快地跑到楼下。如果我没记错,那时的夜空,有颗很小的星星,猛然一亮,想一颗眼睛。

我听见楼上那个有米奇老鼠的窗帘后传出来的痛哭声。我知道,他不用那么疲倦,他终於睡着了。

Taken from 《少年》no. 185, edited.

0 voices:

Post a Comment

  © Blogger template Simple n' Sweet by Ourblogtemplates.com 2009
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