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aybe...

>> Saturday, 16 June 2007

I decided not to submit this article to Nostalgia or Xue Hai cuz it wasnt good enough lol. I like the way I write. Very grandma-ish =D

还记得那浪漫的悲剧吗?据说,杰克是个英俊的小王子。噢,他可不是皇族,那只是镇上的女孩给他的绰号。不过,他呀,连镇上最美丽的玛丽•安也看不上眼,就是喜欢爸爸送给他的那艘豪船。没事儿做的时候,他就集合船上的员工,吩咐要立刻出发。爸妈劝不了他,只好让宝贝儿子再闯一次天地。

遇见爱莉儿的时候,杰克航船的次数已不能用手指头计算了。那天刚好是他26岁生日,船上的员工为他准备一个惊喜派对,杰克可高兴啦。那时,天气正好转变,从好好的晴天变成凶猛的暴风雨。员工们及杰克极力避开,但风浪太大,船被汹涌的浪潮冲坏了。人们都被冲走了,杰克也不例外。

爱莉儿呀,这美人鱼,正逢情窦初开的年龄,成天幻想遇到邻国帅气的美人鱼,就连爸爸也拿她没办法。她喜欢唱歌,无人的时候就对着游过来的海马、小丑鱼、鲨鱼唱歌。那时她隐隐约约看到一个小人儿飘浮在汹涌澎湃的大海。于是,她以最快的速度游向那人儿。爱莉儿知道他是豪船上的主人,也看到事情的来龙去脉。她也知道,人类不能活在水里,所以她带着他游向陆地。

到达陆地时,爱莉儿轻轻地把男人放在沙滩上。她想,既然男人还没醒过来,应该趁这个机会好好欣赏男人帅气的脸庞。

她抚摸着男人的脸。她从没看过头发如阳光的颜色,也没看过像海水般的眼睛-那么地清澈,又那么地神秘。看着他的唇,爱莉儿突然有种冲动,想把她的唇靠上他的,试试他的唇的味道,是否是甜的。

不知她知否,其实啊,她在那时候已经爱上他了。

过了一阵子,杰克吐出几口海水。爱莉儿连忙向后退,笨拙地走向大海。爸说,人鱼不可被人类发现,否则会被科学家解剖。可是,她想再看看他呀!

不远处有幢古老的城堡,有三个穿着黑白衣裙的仆人从里面走出来。她们看到杰克如发现珍宝,立刻走向他。
“你们是谁?为什么我在这里?”杰克虚弱地问道。

戴着眼镜的仆人说:“我们是依微特公主的仆人。先生应该是暴风雨的受害者吧,可能是飘来的。”

杰克摸摸他的头,望向四周。“不是有人救我的吗?”他依稀记得,有一个黑发女孩救他上岸的。她好像没有脚,只有鱼儿的尾巴。

绑辫子的人答:“没有啊,我们发现你的时候就只有你一个人。”

三个仆人你叫我嚷地要把杰克扶回城堡。杰克转头,却只看到海水。可能是个梦吧,他想。是童话里的美人鱼吗?微笑,他摇头,慢慢地和那三个仆人走向城堡。

爱莉儿把头探出海里,看着四个人的背影走向城堡。她很想杰克转回头看看她,可是她很明白人鱼和人类的处境。她可不能牺牲自己及其他人鱼的生命,就只为了要让杰克看她多一眼。

回到皇宫里的房间(她可是个堂堂太平洋国王的女儿),爱莉儿躺在床上,把仆人们都打发掉。她闭着眼睛不看他,但杰克那富有磁性的的声音、杰克那深邃的眼睛、杰克那性感的唇一直在脑海里打转。

美人鱼有个不可告知的秘密:他们呀,有一种特别的能力,那就是报梦。爱莉儿报梦给陆地上的杰克,说是她把他救上岸的。虽然她想告诉他,她是个人鱼,但基于人类和人鱼的关系,她决定不说。杰克会记得吧?她自问自答。

第二天的天亮,杰克在城堡里醒过来。昨晚他有个很奇怪的梦,梦到一个黑发女孩,说是他的救命恩人。那梦那么短,但又那么逼真,仿佛睁开眼睛,就能看到、碰到黑发女孩。这时,有人在敲门,温柔的声音道:“我可以进来吗?”

杰克开了门,发现一个与他年龄差不多的女郎站在门前对他甜甜地微笑。女孩有一头卷金发,而且娃娃般的蓝眼大得很。“睡得好吗?”她伸出她的右手。

“嗯,很舒服。您是依微特公主吧,我是杰克。”他握了她的手。“为您制造那么多麻烦,真不好意思。”

“没关系。”依微特又笑。昨天那三个仆人走进房间把两人的盘碗放在桌上,再陆陆续续地把食物拿进来。“我们一起吃早餐吧。”公主牵着他的手把他拉到桌子旁,杰克只是点点头。仆人们自个儿说悄悄话,匆匆地走出房间。

从那时开始,杰克就住在依微特公主的城堡,两人之间的爱苗也慢慢地成长。杰克通信给隔洋的爸妈,说他想和依微特结婚。婚礼筹备得轰轰烈烈,人民、朋友及各国领袖知道了,都纷纷祝贺他们,全世界似乎都为这对爱人感到欢喜。

可是呀,全世界里只有一个人对这婚礼感到不快,那就是爱莉儿。她单纯地以为杰克会相信她。她可以听到她的心像玻璃碎了。清秀的脸上再也没有笑容,海里再也没她的歌声。

爸爸知道为什么,但也没说什么。婚礼当天,爸爸允许她和杰克见最后一次面,唯一的条件是不能说话。她高兴也来不及,只想在爸爸那光溜溜的头狠狠地吻一个。

爸爸利用魔法将她的鱼尾变成双脚,再给她衣服、鞋子及走路的能力,然后将爱莉儿送上岸。爱莉儿穿上和新娘服一样纯白的裙子,漂亮极了。她刻意靠近杰克,可他只顾着应酬,没注意她的存在。过了十几分钟,爱莉儿终于断了心,决定回到海里去,把杰克忘了,继续过她应过的生活。

就在这时,杰克看到他梦中的黑发女孩。他把她叫住。“小姐,请问…”礼貌上来说,他应该问她是否有被邀请,可是嘴巴已问:“请问我们有没有见过面?”

爱莉儿只是淡淡地对他笑,本来应该感到很快乐,可是莫名其妙地,感觉很淡。她的笑似乎在告诉他:“Maybe...”她慢慢地走向夕阳。杰克望着她,他知道他应该叫住她,以免她做什么傻事。但是他没。他似乎觉得,她的家就在天涯海角。或许,她就住在海里,对着海马鲨鱼小丑鱼唱着不知名的歌。

很神秘地,爱莉儿已经不见了。他对着大海招手,向似曾相识的女孩告别。

就这样,黑发的美人鱼带着一颗装满满足感的心,游向大海里的玻璃城堡。

紫橙色的大海和天空分享着同样的颜色。就在夕阳落下、黑夜快笼罩大地时,杰克听到一个女声,轻轻地、幽幽地,唱出那有点开心,又有点悲伤的心情。

对啊,他想。或许,我们真的见过面。或许,我们曾恋爱过,没有轰轰烈烈的爱情,只是淡淡的、短暂的,但又深刻的爱。

“Just maybe we’ve been in love before...”

0 voices:

Post a Comment

  © Blogger template Simple n' Sweet by Ourblogtemplates.com 2009
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