呼啦呼啦

>> Saturday, 16 June 2007

This is my chinese exam essay, title originally is 失眠, but i decided to name it like that. =) Edited a little quite a lot to fit one page, and then decided not to submit to Nostalgia. Too many articles about insomnia lol.

考完了年中考试,本应在家补充遗失的睡眠,可是在床上翻来覆去,清醒的脑袋偏不让累坏的身躯取得一丁点的休息。我被逼坐起身子。二时。我叹气,开窗享受吹来的冷风。这夜,有点热,但风还是一样凉爽。雨开始下了,不过只是小雨,所以我照旧开着窗口,让雨淋湿我的书本。

人家说,洗热水澡能帮助睡眠。我真的这样做了,可是习惯用冷水的我,一下子就被稍微热的水烫到。走出澡房就听到“吱、吱、吱” 的声音。小花,我的仓鼠,在跑轮子呢。小花的全名叫芙罗瑞特,是个法国名,意思是小花。我把小花捧在手里,带它到书桌上玩水。我让它在我的手心吃瓜子,再让它爬上我的手、背、颈项、头,再自由降落到我的手掌心。它转了几圈,便卷成一粒毛毛的球睡着了。我吻它晚安,慢慢地把它放回笼子里。

雨停了。我抹干桌子,把电脑放回桌上上网。小威在线,但我没和他打招呼。才十几分钟后我就断线了,今晚不像和这世界沟通。小威寄来短讯。“我们好像都睡不着。”虽然断线了,但我还持续写作。小威一直寄短讯过来跟我说故事、笑话。过了十几个短讯,小威又寄来一封:“睡着了吗?睡了就回覆啊。” 他说话总是那么无厘头。

写作写得闷了,小威没再寄短讯过来,小花又睡了,留下一个无聊的人在电脑前发呆。我抓起抽屉里的相机,爬出窗口,屁股跌在软软的草地上。走在空荡荡的街上,我并不害怕,路灯孤单地照耀着只有一个人的走道。手表显示已经快四点了,而脑袋里是个很复杂的空白。我拿起照相机拍下凌晨四时晕黄的街道。小威或我的家人若知道我在这奇怪的时刻溜出来拍照,一定会哭笑不得。

拍照是我的爱好,小威总爱夸张说拍照是我的生涯。我不太喜欢拍人,那些在照相机面前摆pose装可爱,和背景完全不搭配。我喜欢拍生活里的小插曲,那些不轻易流露出来的笑容,所以照相机里除了天空、向日葵和小花的照片,还有父母的、亚姐的、朋友的照,在他们不知情的情况下拍下的,算是偷拍吧。小威总说我很坏,应该被捉去坐牢,因为我“偷” 了东西。“可是我偷的是笑容啊!况且,角度都很美,所以不用担心我会毁了你的形像。” 我告诉他。他看着我拍的照片,圆大的眼睛眯成一条直线。“你好专业,连我最帅的角度在哪儿都知道!” 对,小威就是那么自恋。经过他的家,楼上的灯还没关,原来他也还没睡,或许他趴在桌上流口水。

手表的时针指向五,天空也开始亮了。我飞快地跑回家,爬回房间,关上窗口。我终於能安稳地睡了,呼啦呼啦地。

p/s 芙罗瑞特 is Florette, meaning is flower + suffix, something like little flower 小花. I did research la! Cuz I was finding for French names ;)

0 voices:

Post a Comment

  © Blogger template Simple n' Sweet by Ourblogtemplates.com 2009

Back to TOP